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976789a.com > 正文内容

67投稿丨在“北洋工艺学堂”就读是种怎样的体验

发布日期:2019-10-17 17:26   来源:未知   阅读:
 

  好棒的大学生活:有令人敬服的caption引你导你,也有大胆的学长/姐在前走出漂亮前程,还有大把时间折腾试错再试错,亦有惹人爱怜的猫儿悠游其间……大学那么大,大到见怪不怪,大学又那么小,小到对一点点浪漫暗示恰恰心领神会。

  于是踏着夏末秋初薄薄的一层细风,和着不服老的阳光,我在拥挤的人群中一路摸爬滚打的挤进了北洋工艺学堂。

  身为文科生,拿到课表并且发现自己在大学里依然要同高数和稀泥的时候,真的百感交集。自然没有一感是喜悦愉快的。

  “你们都是我亲兄弟。”将近耳顺之年的高数老师如是说,“亲兄弟才敢下狠手。以后要是我看到你们谁玩手机,我把他一把薅湖里去。”

  三个月之前的我万万不会想到,自己的大学教授会是这样的画风。毕竟,开学第一课,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摆出一个极好的卖相,很少像这样毫不避讳直入主题。

  北洋工艺学堂的猫带着一股子前清遗老的气质。三位遗老都有各自的势力范围,而势力最大的恐怕就是盘踞在教学楼大花坛前的黑白斑点猫了。

  恐怕距离北洋工艺学堂讲学之地较近,黑白斑点猫自有文人气性。它不讨食,亦不缠人,就那么居高临下的卧着,一双竖瞳冷冷清清的盯着你。而你就会不自觉的喂给它点什么,一般是手里最贵的吃食。

  一日陪同小伙伴把手里仅存的肉喂给它,我小心的嘟囔,“怎么跟供了个祖宗似的。”

  几天后的某个夜晚,我走在路上,发觉漆黑的柏油地上发着莹莹的光。仔细看才知道,原来是有人特意把荧光棒摆成指向标的模样牢牢固定在陆地上,甚至有的荧光棒被摆成大大的心型。

  这也许是某个男生绞尽脑汁的筹划一条夜晚的路线向心爱的女孩子表白,亦或是不知名的同伴单纯的想要给匆忙又孤单的行客一丝丝浪漫的慰藉。

  后来一天中午和小伙伴一起去吃饭,发觉路上的井盖被人用喷漆画成躺在锅中的煎蛋,也有的被改造成了大蛇丸。消防栓甚至被涂鸦成圣诞老人带着墨镜,叼着烟卷的鬼畜模样。

  这样一点一点的小把戏实在精致可爱,就仿佛每天都有人送一个装满糖的糖盒子给你,并且每天来自全世界的糖轮换着来。

  从前的我一直以为只有那种看起来年龄是我三倍以上,戴一副酒瓶底眼镜的人,才能把这门课讲的透彻。

  年纪轻轻的近代史老师一进来便大大方方的坐上了学生空课桌,并且带着几分潇洒的将皮鞋虚踩在配套凳子上。

  那个时候我想到《死亡诗社》里基廷老师踩在讲台上,随后他跳下来对着高高站在讲桌上的学生们说,“梭罗说,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别陷入这种境地,冲出来。”

  历史红尘中的过路人,好的坏的,声名显赫的,默默无闻的,一经他的口,便不再是一抔尘土,而是确确实实鲜活过的,依旧能冲我笑,并将那段岁月娓娓道来的友人。

  我们仿佛便是前清茶馆里吃茶听书的看客,听到说书人一拍醒木,骤然从风云变幻的历史中跳脱出来,回过神来纷纷叫好。

  过了很久以后,久到我再不用和历史相爱相杀,久到我再听不到这位说书人侃侃而谈,骤然回忆起这个场景,我突然明白这个说书人始终保持缄默却用荒唐的行动告诉我们的真谛,仍旧是《死亡诗社》的一句台词。

  每节课课前,经常有人突然闯进教室,站在讲台上,用一口不是很纯正但是足够流利的英文介绍自己。

  这些人我们未曾谋面,然而我想,他们必定都能将自己原始野蛮的呐喊越过世界的屋脊,都有一个想要破茧的灵魂。

  后来一个小伙伴给我讲,有一次她在地铁上看到他们。他们热情又大胆的冲小伙伴说着英语,然而他们未曾料到的是,小伙伴的英语水平实在上不得台面。

  尽管结果让人哭笑不得,但是不得不说,年少的特权便是顶着肆无忌惮的皮囊来吸引所有的目光。

  夜晚时分,月光捞起一层清透的湖水,安稳的托举着古典雅致的钟楼。暖黄色的灯光吵醒夜色里的钟楼,他们一同倒影在一片莹莹波光里,如同重演了百年前长安城的繁华。

  我们活着,凡尘里短短百年的停驻,不就是为了感受四面八方的美,诗意,浪漫和爱么?

  还记得在一堂课上,语文教授就曾认真对我们说,“什么是好孩子?什么是坏孩子?难道就因为考了几次六十分就被划分到坏孩子的战队里去了?”

  后来我才知道,以前河工大的学生没有资格保研到天津大学,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大家心照不宣。

  然而一个大胆的学姐带着老师的推免信一路过关斩将,无视掉无数讥讽的目光,最后勇敢的推开了天津大学面试教室的门。后来她成为第一个被保送到天津大学读研的河工大学生。

  于是凌晨两点我藏在被窝里一遍又一遍的读着《死亡诗社》中基廷老师的台词,“我希望你们也找到自己的路,找到自己的步伐、步调,任何方向,任何东西都行,不管是自负也好,愚蠢也好,什么都行。”

  若说高中的牢笼使我高飞的双翼萎缩,那么北洋工艺学堂便想法设法的让我涅槃重生。

  不庸碌,不苟且,不懦弱。既然我们在凡尘已经被俗世掣肘了许久,那么至少在北洋工艺学堂,请为自己真真正正的活一次。

  他整个人趴在一片青绿色里,脸上身上沾满了泥土,只是为捕捉到湖边最美的春光。

  我咬着唇在一旁帮他调试单反,铺好滑轨,他按下快门的那一刻,www.987tk.com,我终于忍不住大笑。

  我咬着奶茶的吸管,认认真真的冲他说,在北洋工艺学堂的每一天,我都能感受到诗意,浪漫和爱。

  话音刚落,邻桌的女孩子大声说着,“明天我去买一把玫瑰,碰到谁就送给谁。”

  北洋工艺学堂处处都带能给我们诗意、浪漫和爱,而我们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沉浸其中,再放置一颗真心,感受细碎的甜。

  这大概是我在北洋工艺学堂四年的意义,同样的,这也是这座早已预料到自己必将毁于千万年风尘的大学想要我用短短四年所铭记的东西。

  勇敢的去体会,去爱,做世人不敢做之事,不畏人言,将大学四年变成欢乐的赞美诗。